• MYE

MAGGIE YING 老师的年底总结之小留篇

博主: Maggie Ying


中国农历新年,多伦多冰雪交加,计划好的工作日程因生命与安全更重要而被嘎然取消。于是突然多出一整天的时间静静地回忆这些年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学生们到底受益了哪些指导?我还有哪些地方可以做的更好?



年初自勉文

从微信通讯录里找出几个六七年前带出来的小留学生孩子们,发消息给他们,看看他们到底从我这里学到什么。(没有收到我消息的同学们千万别介意,不是故意没联系你,真的只是想到谁就问了。)

特别理解这些早年第一批少年留学的娃娃们现在步入北美大学后,各自的生活安排是非常忙碌的,所以也没有期待他们能很快回复。可是,他们都在第一时间回复了我,也就有了这篇自勉文。


01

最骄傲的成果——国内中等生的逆袭

国内中等生的留学逆袭,他们最擅长的能力是知道如何面对孤独,如何重建对学业成功的定义。

中等生和中产阶级一样,具有最具代表性的体验人群,成功的经验或者失败的经验也最接地气。少年留学的目的就是因为在那个对自己的优势不认不理,不上不下,得不到公平肯定的教育体育体制里,只能凭着自己心里那份不服输的执拗精神,用第二次选择来重建自己的努力模式,重建自己的交友模式,甚至重建自己对待分数的态度。

留学6年,APPLEBY College毕业的2018届学生G同学的经验之谈:

“我觉得从国内到现在分为几个阶段:

第一个是自己去争取努力了,才会得到想要的收获。正所谓,努力不一定有收获,但不努力就一定没有收获。 当初在女校的时候没这个概念,平均分88分已经是中国人里数一数二的成绩了。 到了Appleby之后 遇到这么多成绩好的学霸 才知道中国人在国外的英语课也能拿95+ 。自己也从这个节点开始改变,我觉得特别是我高中这一路是非常深有体会的,从10年级的不适应,11年级的努力,才得到12年级的成果(能够轻松进入自己想去的大学)很多人可能还在纠结为什么一切都按照老师的要求做了,成绩为什么还是不够好,为什么xx的成绩总是比我好。我觉得是你没有达到above and beyond the requirement。一个简单的故事:我十年级上了一门课叫做Media Art,我是一个从没学过任何电脑或者画画的人,从小就没接触过这些。当初选这门课纯属觉得好玩,但后来我发现只要我花很多心思的assignment就能拿到高分,之后我总会给老师一些全新的idea,甚至超出老师的期望。就这样一直坚持到了12年级,我一个学商的学生拿到了这门课的年级第一,教课的老师也很惊讶我大学没有报关于design的专业。

第二个阶段就是合理安排生活,放松心态。我到了现在十二年级之后发现自己很大的一个问题(相信很多成绩优异的中国学生都会有这种问题) 就是把学习看太重 一个assignment一次考试只要下93分 我就觉得不够好 成绩太差了 有时候会偷偷躲起来哭。这种焦虑直到快高中毕业的时候才放松,才发现其实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是值得去花时间做的。你的朋友,你的co-curriculum,你的club,你的school event 并不是为了浪费你写作业的时间,而是为了充实你的课余生活。所以我觉得成绩固然重要,但是能够很好的融入西方文化 积极参与社团活动也是必不可少的。”

G是典型的靠自己努力逆袭,从不在乎周围人如何看待她的交友圈,更不在乎别人如何评价自己的审美,只有在学业上摸透北美老师打分的门道,搞清他们到底看中什么样的学习成果,建立属于自己的多元社交圈,才能让别人闭嘴,包括父母。这一点,她让我也学到很多,受益匪浅,感恩教学相长!

独立顾问风格各异,熟悉我的老学生们会说我很多时候太强势,说话太硬,有时候我会很坦诚地和学生以及家长说明情况到底如何严峻。之所以可以这样中肯,是因为我始终和每一个团队成员保持资源和角色的互补,每一个学生都是我亲自从头带到尾,这和很多机构为了养一个团队而口是心非的销售型咨询是区别很大的。做教育销售的和最终提供教育服务的未必是同一个人。


02

什么是责任心重的顾问?

一个责任心重的顾问?不是看他回复新家长的速度,而是看他回复学生的信息有多快。

一个学生如果连主动发信息求助顾问老师的勇气都没有,或者仅仅把顾问老师看成简单的中介,无法以诚相待,那独立顾问最多只是扮演一个皇帝不急太监急的不讨好角色。

有的家长不满我总是不回复他的消息,为什么不常常去看看学生。我每次都和学生强调,如果你发信息给我,我一定第一时间回复;如果你的父母找我,而这个问题是应该你自己先来找我的,我就会先和你讨论,再由你自己和父母去沟通。老师的时间很有限,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师生关系是用来做秀的,我们在某一个时间段要完成很多层次的任务,所以无法分心去经营你的额外敏感。对于很多新家长,那就更需要您有耐心等待我的回复,因为每天第一时间,学生们的信息必须优先回复,无论重要与否,都是我对他们海外求学成长陪伴的承诺。

留学七年Branksome Hall 毕业,英国伦敦大学史密斯学院的H同学:

关于maggie对我的帮助,印象最深刻的,也是我觉得maggie最神奇的一个能力就是可以用严肃但是不严厉的语言对我提出学习和生活方面的建议和引导。在加拿大的这四年属于我从一个小小孩慢慢成型成大人的一个人生重要转折点。很感谢maggie的存在,偶尔拉我一把,让有些跑偏的我重新正视自己;偶尔推我一把,让我知道原来自己就稍稍再努力一把就可以做得更好。很开心maggie以一个平等的态度与我们交涉,而不是以要求或压制的方式。平等的交流方式能让孩子们感受到被尊重,从而更加愿意向对方袒露心声,更容易接受建议。

留学五年Ridley College毕业,目前在西安大略的的R 同学:“Maggie和很多学校的老师都认识,有用心的做net working,工作很认真, 对于刚来加拿大,父母不在身边的学生抓的很紧, 是学校学生家长三方之间沟通的桥梁, 经常去学校了解老师对于学生的反馈, 对学生和家长负责 ,平时对于老学生也有问必答 。”

留学六年Appleby Collge毕业,目前在多大罗德曼商学院的G同学:“四年前刚申请加拿大初三的时候对这边的教育一无所知,Maggie十分负责任的为我们介绍了很多好的私校,并耐心的给我们解释了这里的教育系统与中国的不同。因为父母没有跟过来,Maggie 非常用心的去向老师了解我最近的情况,一遇到什么问题Maggie的回复,也总是很及时。”

留学五年, Ridley College 毕业,目前在多大工程系的K同学:“应老师,你可以说是我留学的引路人。你并没有把加拿大讲述的如何天花乱坠,而是说的很真诚,很理性,并且在我和家人第一次咨询你时就给我们制定了一个严谨的计划。之后申请也帮助我们少走了很多弯路。”

03

应式督学之与众不同

督学不是简单的翻译成绩单而已,而是从中指点学生如何处理校内人际关系,把握成绩单中看不见的感情分!

我在这里强调的不是鼓励学生去敷衍趋势,拍老师马屁,做老师的宠物,而是如何有礼有节地把自己的问题转化为老师可以处理的问题,把老师的建议具体实施在日常学习中,管理好老师对自己的期待值,管理好老师对自己的评价,更重要的是管理好父母对老师的评价。很多时候,孩子们在老师那里经历的麻烦是父母带来的,因为大多数一代移民是没有本地全日制高中学习经验的,全凭自己一念之想指导孩子。

一个把学生的利益放进骨子里的老师,会忍不住分散精力关注课堂外的资源,只要是能帮助学生脱离母体后依然可以找到努力的平台,就会有兴趣去了解,遇到机会,就会很自然的分享给学生和家长。

留学五年,St Andrew’s College 毕业,目前在多大工程系大一的T同学:

我觉得帮我解决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提供了一个像家一样的地方。假期的时候可以来玩,来住,来和云开一起学滑雪。Maggie也很温柔,贴心。

还有Maggie曾经给过我的建议也对我有很大帮助。对我影响最深的一点是关于stepping out of the comfort zone, 就是要尽量多尝试,多体验。因为我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一般就只会做好必须要做的,从不主动报名club,leadership,volunteer之类的“麻烦事”。这个谈话在当时并没有直接让我顿悟,突然就参加20个课外活动这样,而是类似埋下了一粒种子,让我能在经历了更多事情后明白,我应该,需要并且能够去做更多在我的comfort zone 之外的事情。做这些事情的同时还让我的comfort zone变得更大,可以舒适地去做更多的事情,提高了自己。

留学五年,Branksome Hall毕业,美国东北大学的J同学

“Maggie多次亲自来学校参加家长会,并从老师的反馈中分析学生的优点及不足,用自己特有的沟通技巧让学生能够更加深入了解自己从而更加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并且会提供一些资源让学生在学习之外有更多的实践机会。“

留学五年, Ridley College 毕业,目前在多大理学院K同学:“这些年下来,Maggie 对我最大的帮助之一就是会提供很多宝贵的实践和志愿者的机会,让我对很多事情的认知都有了微妙的变化并且会终生受益。其次,在刚留学的阶段会时常监督学习,尽职尽责,督促并辅助我考上喜欢的高中。 在申请大学的时候,也会百里抽空帮助修改申请文,我很感激。


04

什么样是责任心重的顾问?

给予一个学生的帮助有多少,不在于沟通频率,而在于顾问的横向经验和纵向信息面。

记得多年前接触很多名校招生官,发现他们大部分前身都是教师,丰富的课堂教学经验让他们明白从哪里来的学生,可以经过自己的课堂到哪里去。多大教育学院给了我足够的挑战去感受本地课堂讲台,让我明白了这个国家从幼儿园到大学本科,从大学本科到工作岗位,什么样的全人素质概念在贯穿不同的学科和不同的办学体制。虽然我专攻顶尖私校为主的初高中升学规划,但是很多学生受益于我的本地教学经验,让我一直到他们的大学阶段,都可以继续指导一二。


留学五年,皇后大学媒体专业大四R同学:

“Maggie一直以来都是我留学路上的导师和伯乐,她在我初到加拿大迷茫之时给了我生活上的贴心关怀,也在选大学的时候给了我很有用的建议,后来随着我逐渐熟悉海外生活,Maggie对我的影响开始逐渐转向就业方面和未来规划方面,在她的引荐下我有机会认识有趣的人,也得到了国内很出色的实习机会。“


留学三年,Upper Canada College毕业,目前在多大国际关系专业大一的C 同学:

“作为我的留学顾问,Maggie老师这一路上给我提供了无数宝贵的建议与指导。在大学选择期间,她对于加拿大每个大学每个专业的见解让我更好的了解到每条道路的优势和劣势。在进入到大学后,Maggie老师对于大学的规划和预见性让我有了更好的心理准备。在extracurricular方面,Maggie老师更是给我提供了宝贵机会。无论是从帮助UCC做presentation还是到SickKids参观,Maggie老师专业的态度和协调的能力都让各个活动举办的条理有序”


留学六年,Trafalgar Castle 毕业,目前滑铁卢大学财务专业的W同学

“Maggie老师是个非常有耐心的留学顾问,她除了自己本身知识渊博,也会教给我们如何待人处事,经常能给到很有条理性、很有价值的建议和看法。Maggie不仅能在学习升学方面给到建议,也非常照顾学生的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


05

先读书再择校

我一遍一遍的对我的学生和家长说,不要把90%的经历放在怎么选择学校,而是多想想怎样读好现在的学校,让升学成为水到渠成的结果。

大多地区的百年非营利性著名私校在办学过程当中,特别强调FIT这个词,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特点,也特别强调非营利性组织CAIS这样的机构对办学质量和师生比例的控制。非常感恩多大教育学院对我的培养,使我成为一个有安省教师资格证的升学顾问。反复提及这个,并不是想炫耀我的科班职业资质,而是希望大家谅解我的市场推销手法可能在很多人眼里很幼稚,也永远经历着做不大的嘲笑,但是依然坚守工匠精神的倔强。因为一个老师出身的顾问,内心深处有一种情怀是不会低头的,教会家长如何引导孩子先读书再择校,比影响家长如何根据录取结果选择顾问更重要。

©2018 by MYE EDUCATION. Proudly created with TS STUDIO